唳鹤

真·杂食者。

【少年游】②

没忍住接了个后续……
前边可看可不看,大概就是小楚儿风流成性撩的刚出江湖的小白面红耳赤完了把人拒了的背景……
撩完就跑真刺激,恩,跑的是怂包小盗圣。
想写的是名满天下的楚帅和少年白玉汤,所以可能小白会比白展堂那时候更软更少年气……
贼短,未完。
拖延症写的拖拖拉拉的。
感谢观看!

     

       小盗圣离了京城再没穿过白衣,一来窃贼在外白衣总是显眼,二来多少有些睹物思人,连带着也不知是愤愤不平还是恼羞成怒,反正是想起来都绕的心疼,索性就弃了。好在他穿黑色也净的好看,天生的白玉肤色,委实没污了白玉汤的名字。
       他那时遇见姬无命。姬无命想要个名声,他想要个逍遥,两人又都得挣的够活下去,合作了两次觉得趁手便结伴而行,时间久了,也略有交心的意味。
       他叫姬无命小姬,姬无命就唤他小白。起初他心里忍不住的咯噔一下,想起之前那些日子时不觉得怀念,只有满腔羞耻。他自作多情的着实有点多了,逼得他连京都都不想回忆,总觉得是个什么命门,只自己想着就觉得尴尬可笑,何况楚留香总还得视而不见。
       也难为他了,白玉汤有时控制不住的又想,但很快将这念头压下去。他心思通透,知道再想下去又是解不开的乱麻,徒增耻辱罢了。
       等到时间稍稍久了些,他可算能心静如水的应和小姬,嘻笑怒骂的才回归他少年本性,干了几票大的之后盗神盗圣的名头就渐渐响了起来。姬无命得了名气,他也存了一点得意,兴致浓时两个人都颇有些没心没肺,盗了人家酿的美酒,随意扒拉着哪家的青瓦枕了,对月谈天,吹牛互损都觉得畅快的很。
       少年游江湖,天地为被,酒肉无忧,他该是肆意快活着的。
       而这些他以为自己逃了那场兀自悄悄欢喜的灾难才能做出来的轻狂模样,都映在了楚留香眼里。
       那夜白玉汤走后没追半步的楚帅握着仍娇艳着的梅花在树下站了一宿,大雪覆头也白了那枝梅,万花丛中过自以为不会动心的盗帅这回觉得自己可能载了,心底失落的很。
       一场格外严重的风寒过后,梅花就水养着也早就萎的不成样子,京城地界再寻不着楚留香想找的这个人。舫上的红颜知趣,只让他自己细索,他看着眼前绝色,心里都是小贼嗔痴笑骂,一脸坏笑的小模样。
       坏了,这下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不对了。
       于是托了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又见了侍弄花草笑他痴的花满楼,最后受了胡铁花多番嘲讽,才略显狼狈地寻着了消息。
       陆小凤说他活像入了魔,他想大概是的。他虽然还是那副白衣公子的模样,但总叫李红袖说的十分落寞,垂手又觉得自己该是情愿入这个魔,不然哪里会日夜都存着这些相思的绮念。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满心的白玉汤,他也终于尝到这曾经藏在另一张面孔上的欢喜滋味了。
       等到一路探去见到了人,已是第二年的初夏。官道旁的破落茶馆只有略缺了口的陶碗,茶气闻起来也是极普通的去年旧茶,只有门前灰旧的旗子还算工整的写着名字。他挑着对方身后坐了,这个叫他放在心尖上念了近半年的小盗圣不仅毫无察觉,还对着除了他之外的人笑的眼睛都眯起来,得意的小模样挠的他心里微痒还有些不满,却连扇子都遮不住笑意。
        这是真的欢喜了,楚留香收了扇子,笑吟吟的想着。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