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少年游④】

应该是完结了吧,写的非常捉急。
一次更比一次短2333
想表达的都没写出来,果然我还是要修炼很久……
非常感谢喜欢的姑娘们,真的给了我很大希望和动力(鞠躬)
最后,感谢观看。





       在碰见楚留香这件事上,白少侠从来怂的有头有尾,有始有终。
       客栈里初见着他打梁上落下来时,小盗圣其实是气的不打算同他说话。等到被推在床铺时则是又惊又难为情,恼羞成怒的意味多了起来,败在经验太少一时慌的抹不开手脚,叫楚留香一件件剥了衣裳又伸手拆了发带,握了十指细细的舔舐,他一叠声儿的只知道哼哼。
       这登徒子将他一寸寸的吃干抹净,温柔又大力地埋首在他身上舔舐轻咬,含着耳垂舌尖反复勾弄着问他:“喜欢我吗?”气氛黏黏糊糊,小盗圣迷茫中以为世间欢喜不过如此,两情相悦就心下满足的好似要胀起来,等到真正欲海沉浮飘摇无依只能攀着身下床单全身都叫嚣着受不住,手脚并用想爬着逃开的时候,身上人却又不依不饶,半是宠溺半是不满的训了他一句不专心,轻巧地剥了他挽上床前垂幕的手,重新将他拖回了极乐地狱。
       这一夜,楚留香面带笑意,眼含深情地叫他饱尝了十九年从未体验过的痛苦欢愉。他哪敢和人对视,被人拢在怀里印了个柔情无限的吻,眼中含雾臊的恨不得化成一滩水,直直渗过床板没进地缝去才好。
      楚留香到底没叫他真化了水,把人满满当当揽进自己怀里,手下的小盗圣触感温软,他一时心满意足,将这小贼困在怀里细吻一遍,睡了多日来最踏实的一觉。
       一路的风尘仆仆且心躁,他也有些疲累了。
       此时窗外浓夜微微透了些蓝,装潢简单的小客房里白玉汤瞪着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身旁是仰慕着的江湖前辈,也是肖想了许久的意中人,是叫他喜欢极了又愤懑不已的楚大哥,这样赤裸的身体被困在对方怀里,白玉汤着实是一肚子的心思都如同姑娘家打了结的丝线,好大一团堵在心里,还带着意味不明的委屈。他抬起头来看一眼这罪魁祸首,额头堪堪擦过楚留香嘴唇,触感温热柔软。
       小盗圣心头飞快闪过那些个轻轻浅浅的吻,欢喜声在他耳边哔哩啪啦的爆开,愣愣半天,终于贼心不死鬼迷心窍的、撅着嘴凑上去,轻轻咬了一下楚留香的下唇。
       笑的像个偷了腥的猫。
       连他自己都觉得青涩的可笑,拧着眉毛傻笑一会,窝回来原来的位置,才抵不住困意囫囵睡去了。而在他的头顶,盗帅勾起极浅的笑意。
        彼时仍旧迷迷瞪瞪的少年白玉汤不知道盗帅的执念,从初见时那个八月里极平常的一天,风流的楚留香踏雪寻梅白衣掠至眼前,一回首,白玉美人鲜活灵动的样子就化成了丝丝缕缕的气息,静静地融进他骨子里。经年的发酵,翻腾,酿成一汪醇酒,由里到外的酥透了他的骨骼,原不是白玉汤迟钝,玲珑如他,也只是将将才想了明白。
       而如今白玉汤愿意要的,他都给。
       他会陪他的小盗圣将这偌大的江湖寸寸游尽,他会再支舟岸边,选在有桃枝垂下来的地方,柳树自岸边斜向水面,细长的叶上有翠色小鸟停下又飞离,但白玉汤不会再坐在那棵斜下来的树干上,他们定是共饮一杯酒,共使一双箸。白玉汤会笑他的风雅,眼睛眯起来,露出细白的牙齿,仿佛醉了酒的猫整张脸皱成一团却透着暖,能叫楚留香只看一眼,就想要吻上去。
       那是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江湖, 他们的情意和欢喜。而此时薄雾间金芒乍现,客栈渐渐有了人声来往,少年白玉汤同他交颈而眠,无所忌惮,同心同游。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