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杯酒

      千百年间某一日,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断臂的大鬼对我温柔的笑,白发金瞳赤甲醒目,微光和煦,樱花簌簌的落在他的角边,十分柔暖。
      他一声声唤我,挚友,挚友,声音平和飘渺,像从前千千万万个月下独酌的日子一样。
      也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
      我睁大双眼不去应,抬手去抚他垂下来的柔软发丝,触到一片虚无。
      天空是无尽的血粉色,樱花落下来,满树的樱花都落下来。一碗烈酒端到唇边,红衣大鬼在一圈圈涟漪中伴着黑鸦倒影温凉凄厉的笑。
      “挚友,挚友……”
      “挚友啊……”
      “挚友……你见过吾的躯体了吗”
      “吾的头颅很冷……挚友”
       天空极红,满月如血,樱花落尽。
      一场梦魇。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茨木。
      忘川湖畔,三途河边,阎魔手下,判官笔中,上天入地,人世茫茫,我再也没有见过茨木,再也不敢饮下容器里的酒。
      杯盏里,有茨木的尸体。

有天做梦梦见的片段,记下来了但还是没有那种氛围
可能是个废人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姐姐们
真的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