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楚白日常/练笔/片段

      楚留香这人,谦谦君子,看着温润如玉与世无争,实则眦睚必报,着实是个小心眼的人。
      白展堂抖着筷子神色凝重地说道。
      郭芙蓉看了一眼他身后,佟湘玉挥着手帕佯装什么也没听见,秀才打一开始就没离开过柜台,噼里啪啦的算盘珠子滚来滚去附和了两声。只有六指轩辕独子李秀莲最实诚,三口两口吞下夹着菜的馒头,裂开嘴笑了:
     “唉呀,香帅来了?坐!”说罢捅了捅身边的小跑堂,“这不正说你呢。”
       白展堂迅速转过身拿了碗筷夹了一嘴的菜,无视掌柜的拦着他的筷子,一脸的茫然:“楚儿啊,这会咋来了呢?吃过饭没?”
      楚留香收了扇子进了门,似笑非笑的也不看他,朝着佟掌柜略拱了拱手:“此时来多有叨扰,只是楚某与小白有约,今夜……”
     “滋管带走!天亮之前回不来鹅批他滴假!”
     “恐怕这月……”
     “鹅这也是小本生意,少了个跑堂滴……”佟湘玉瞅了一眼白展堂,对方背着来人眉毛眼睛挤在一起,怂的显而易见。
      楚留香轻笑,袖里一抛便是一张百两的银票:“算是小白这月不归的补偿,归来之日,楚某另有重谢。”
     “救不了你,”郭芙蓉打后边飞快的蹿过来,扯了银票双手递给正位上眼神都直了的衡山派遗孀,“滚出去谈恋爱吧可别再祸祸我了!”
       白展堂这时候没心情同她扯皮,只觉得自己大难临头好不可怜,悄咪咪的一回头正碰上盗帅站在堂前眯着眼对他意味不明的笑,吓得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直僵在那里,干巴巴地。楚留香不在意,他见惯了这贼怂包样子,偏生还喜欢的紧,闪念间想起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于是嘴角勾的更甚,叫这小跑堂过电似的抖了个激灵,脑子还没想通,脚下已经迈开了步子――
      楚留香不急,眼瞧着盗圣拿出了毕生绝学眨眼间便要掠过他夺门而去,脚下微微一挪,小贼就径直扑进了他怀里,他伸手揽住,右手一抖,折扇展开同白展堂撂下的筷子一同发出清脆的声响。
       时间刚刚好。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