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迟爱同人)lee叔视角

写了半拉放上来,手机备忘录太不安全了。
喜欢的都是冷到北冰洋的cp



       他们是迟到的一对,年龄也好感情也好恋人关系也好,什么都是迟了那么一两步的。这没什么,李莫延意气风发的时候从来不在意,不能得偿所愿的时候也没打算放弃,天性而已。说到多喜欢可能未必,只是柯洛太符合他的口味,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何况还是对方先招惹上来的。
       柯洛大概也是喜欢他的。年轻人那种普通的喜欢,讲出来也是腼腆矜持着的,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明显,但没关系,他喜欢主动。
       他没有再去过T城,舒念这边不用费神费心,自然乐得清闲。有时候他也想,柯洛只是有幸遇见了特殊时候的他,倘若换了年轻傲慢的LEE,未必能叫他如此鬼迷心窍。
       李莫延觉得自己像被困在笼里疲累的兽,冷眼看柯洛围在舒念身边鞍前马后,心底平静地还能分出神来感慨一声情圣。他现在确实冷静自持的多,自顾自的无视也就过去了,只是这谢炎比他沉不住气,次次铁青着脸上去宣示主权,难堪的总要是柯洛。舒念是温和性子,手忙脚乱的替这小辈找台阶,乱上加乱,还是他上去嬉皮笑脸,三言两语便各自散开,柯洛于是笑起来,对他温言两句。
       恶人自该磨,李莫延想,他大概前三十年作恶太多,人到中年就该慢慢的还,到死时还清了,也就不用留到下辈子了。
       也并不是说两个人貌合神离,情人的那一套,柯洛从没少过。玫瑰大捧,纯白色,衬了墨绿的饰纸,从柯洛手中到他怀里,不是不甜蜜的。绿宝石的袖扣价值不菲,被情人微笑着
扣在袖口,他不是无动于衷的。只是好像年纪是真的大了,他疲乏的很,这样的浓情蜜意,他只能勉强的接收到一点好心情,却做不到感同身受的去回应。笑当然也在笑,李莫延永远意气风发,只是他有点累,做不出真心实意欣喜若狂的样子来。
       契机来的比他想象中要晚许多。起因是柯洛换了一个秘书,而后他带着林竟在奢侈品街遇见了拥抱着的两个人。林竟气势汹汹,他却信柯洛心思单纯,只怕比他自己更洁身自好,所以一直到那两人离开,他也还是没什么感触。
       直到柯洛连夜飞了s城,俊秀少年满脸焦急地和他解释时,他的脑子里仍然平静如海毫无杂念,只想躺在哪里沉沉睡上一觉,抬眼看着柯洛像是要哭出来的模样,李莫延终于伸出手去捏捏他温热的脸颊,张口却要他叫他LEE叔。
      柯洛于是真的愣在那里,一脸灰败。他安抚的笑笑,没有多解释,只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生气,天色不早,该睡了。
      于是还是一张被子,两个相拥的人。黑暗里他知道柯洛毫无睡意,但他太困了,模糊中感觉情人在他发顶温柔的亲吻,囫囵睡去,也不知是梦还是现实。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