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如是而已

      白玉汤早就不爱楚留香了。
      七侠镇安安分分吃苦耐劳委屈也能忍下去的小跑堂,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想起京城里的日子。柴米油盐,粗糙木桌间的细碎小事就是他全部的生活,数个月末攒起来几钱碎银是唯一的乐趣了。市井小民白展堂的脑子里,楚留香只是楚留香而已。
       楚留香几乎忘记了白玉汤。
       美人作伴侠友酬酒,京城地界繁华一片,他是名满天下的盗帅,潇洒且自知。很久之前的风流逸事,他无心去记,逃到偏僻地方的小小盗圣,更枉谈去寻。
       没有惊心动魄和纠缠不休,没有独予温柔和辗转反侧,过程平淡,结局也只剩一别两欢。
       如是而已。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