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鹤

真·杂食者。

苦局

       大纲)
       燕洵称帝,带甲重游青山院将宇文玥同月七带走并安置在一方院子里,没有青山院大但是极为安静。
       宇文玥在这里度过了四个年头,第二年的时候宇文玥寒毒复发双目失明,燕洵前来并将其带回宫中。
       宇文玥喜欢燕洵,在魏帝还在的时候,在燕洵还是世子日日嬉皮笑脸来叨扰他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他只是素来冷淡,矜持着,等待着。于是等到他和燕洵对立,等到燕洵称了帝,等到一身黑甲冷漠的燕帝进入青山院,等到他双目失了光,等到他寒疾入了骨,等到他床榻上垂死,他终于承认自己开始后悔。他唤燕洵的名字,一声一声,恳切又凄凉的,带着绝望去铭记。他的时日不多,但所幸,为时也不晚。
       燕洵喜欢宇文玥,在他还是燕世子被迫来京都为质的时候,在他还是少年心性虽玲珑却无恶意的时候,他的喜欢,纠缠在宇文玥身边,任他冷言冷语也还是趋之若鹜地心悦着。直到家人被屠沦落至牢狱之中,这点轻快明晰的心悦慢慢暗淡下去,低谷从那一句十年之交竟只是暗示而已开始,他的喜欢笼罩上散不尽的阴影,他不要宇文玥来拭,任由那些阴影经年累月一层一层的加深。他在无数个深夜和黎明将它捧出来细索,让背叛和莫名的怒意翻腾重演直到成为他的执念之一,但不管如何的恨和怨,不管多少阴影加渚其上,他却明明白白的知道那下面翻腾激荡的感情,没有一刻平静过。
       燕洵之于宇文玥,是旁人皆看得懂的深情。那是抛去国恨悲欢物是人非,即使他不善言辞也未想藏匿的感情,只不过在燕帝眼中却蒙了层层雾雾的名利家丑以及不可言说的愤怒之后,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只有不能与人说的苦。
       所幸他们不愿放弃,虽然此生已是悲剧。

评论(3)

热度(39)